楹进集团楹进集团

全国咨询热线:400-8568-986
搜索表单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喊话拜登:和中国搞好关系吧,拯救濒危的亚洲世纪!

如果说2020年贯穿我们所有人的主题是“新冠疫情”。那么回首2019年,贯穿全年的主题就是“中美关系”、“贸易战”。

今时不同往日,当初在各个场合对中国大放厥词的特朗普已经做不了几天白宫的主人了,取而代之的是奥巴马支持的拜登走上了历史舞台!很多人都在猜测和观望,拜登上台之后,中美关系将何去何从呢?这不,最近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就这个问题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并且直接给拜登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李显龙呼吁拜登最近,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为彭博创新经济论坛接受彭博社的专访,该访问在11月17日播出,其关于讨论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将采取怎么样的对外政策,成了这次专访大家关注的最大焦点。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喊话拜登:和中国搞好关系吧,拯救濒危的亚洲世纪!
新加坡美景

对于拜登应该采取怎样的对外政策,李显龙总理认为,拜登的首要任务是处理美国国内事务,如必须解决冠病疫情。对于拜登当上总统之后,在处理亚洲事务上,李显龙总理则建议,拜登可专注于制定一个有利的框架,与中国建立具建设性的关系。

李显龙总理表示,这意味着中美两国还是维持互相竞争的关系,两个国家会共同面对要处理的问题,但至少双方不会发生冲突,而是尽力发展共同利益和缩小分歧。两个全球强国将能在这个框架下处理贸易、安全、气候变化、核不扩散与朝鲜问题等。

李显龙总理也表示,这些课题也是亚洲国家关心的课题,亚洲国家现在都在密切关注这些事态发展。在李显龙总理看来,过去四年特朗普执政的这段时间是纷乱复杂的时期。在这段时间亚洲如何看待美国,以及美国在亚洲的自我定位都已明确转移,美国缩窄了对国际事务的关注,“美国利益优先”的论调也产生长期效应,即使接下来美国要重新调整对亚洲政策,要做到具有说服力也需要时间。

在李显龙总理看来,不论特朗普还是拜登主政,美国政府都难以忽视对中国的战略,特朗普政府一些官员所主张的对华政策当初便是刻意为中美长期关系定调,以确保局势无法轻易被新任政府扭转。以贸易为例,一旦一方开始实施惩罚性关税,就难以轻易撤销;在科技竞争方面,若开始将彼此视为竞争者、战略威胁,甚至是宿敌,也会有长期后果。不过,李总理同时指出,拜登与中国领导人曾在互访过程中展开深入交流。两国高层的往来,以及他们如何看待彼此的意向,将在促进中美关系方面,变得非常重要。

李总理还以美国前总统华盛顿为例,曾经华盛顿把中国视为战略威胁,在竞选总统期间曾扬言,不管是巴格达或北京,他都不纵容任何独裁者,但他当选之后做出适当调整,与中国有生意往来。李总理说,“有很多政治领袖会在竞选时发表激烈的言论,但一旦执政,他们就必须面对现实,做出适度调整。”其实就中美关系,拜登曾经阐述,他在当选后,外交政策的优先事项是要与世界各地的民主国家组建国际联盟,共同应对中国挑战。但是对于新加坡是如何看待这样一个联盟,李显龙总理表示,为实现合作共赢而结盟固然是好事,亚洲国家也希望与美国合作,“没有多少国家愿意加入一个会排除其他国家的联盟,尤其是一个没有中国的联盟”。

李总理更是直接地说:如果是冷战式的联盟,各国不打算这么做。

濒危的亚洲世纪

其实在2020年7、8月,李显龙总理在文经《外交》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对美中对抗现状发布了一篇长文。就中美关系现状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美国和中国各自面临重大抉择。美国必须决定,是将中国的崛起视为一种生存威胁,并试图以一切可能的手段遏制中国,或是承认中国本身就是一个大国。如果选择后者,美国就必须制订与中国打交道的方法,尽可能促进合作和良性竞争,而不让竞争伤害整体关系。理想情况是,这一竞争将在商定的多边框架内进行,并采用类似联合国和世界贸易组织所遵循的规则和准则。如果美国选择试图遏制中国的崛起,就有可能引发反弹,使两国走上长达数十年的对峙之路。

美国不是一个衰落的大国。它有很强的韧性和实力,其中之一就是它能够吸引世界各地人才;在九位诺贝尔科学奖华裔得主中,有八位是美国公民或后来入籍成为美国公民。另一方面,中国经济拥有巨大的活力和日益先进的技术;它远不是一个波将金村庄(Potemkin village,指专门用来给人虚假印象的建设和举措),也不是苏联最后几年摇摇欲坠的计划经济。这两个大国之间的任何对峙,都不太可能像冷战时那样,在一个国家和平崩溃的情况下结束。创建新秩序的道路并不平坦。强大的国内压力推动和制约着两国的外交政策选择。在当前的美国总统竞选活动中,外交政策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关注,即使有,其主要焦点也是“美国优先”这一主题不同版本的论述。

亚太区域的势力变化

世界各地将上演这些势力变化,但一个关键的舞台将是亚太区域。美国在本区域一直拥有至关重要的国家利益。为了在太平洋战争中打败日本,美国消耗了大量资源,也付出了流血的惨重代价,并险些失去了三位未来的总统。它在朝鲜和越南打了两场代价高昂的战争,为亚洲的非共产主义国家巩固社会和经济,赢得与共产主义的思想斗争,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美国慷慨、开放的政策极大地造福了亚太区域,这些政策源于根深蒂固的政治理想,及其作为“山巅之城”和“光照诸国”的自我形象,但它们也反映了其明智的自身利益考虑。一个稳定而繁荣的亚太区域,首先是冷战时期对抗共产主义国家的堡垒,然后是世界上一个由许多对美国友好、稳定而繁荣的国家组成的重要地区。亚太区域为美国企业提供了巨大的市场和重要的生产基地。这也难怪美国在亚洲有几个最坚定的盟友,如澳大利亚、日本和韩国,还有一些长期合作伙伴,如新加坡。新加坡是东南亚唯一以华人为主的多元种族国家。事实上,它是世界上除中国之外,唯一拥有如此人口结构的主权国家。然而,新加坡却为打造一个多元种族,而非华族的国民身份付出了巨大努力。

当然,新加坡和其他亚洲国家都希望与中国建立良好关系。它们希望得到这样一个大国的善意和支持,并参与其发展。从飞机、手机到手术口罩,全球供应链将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紧密联系在一起。中国的庞大规模使其成为大多数其他亚洲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包括美国在本区域的所有条约盟友,以及新加坡和几乎所有其他亚细安国家。基于很多原因,亚太国家不希望被迫在美中之间作出选择。它们希望与双方培养良好关系。它们承受不起疏远中国的代价,而其他亚洲国家将尽最大努力,不让任何单一的争端主导它们与北京的整体关系。与此同时,这些亚洲国家视美国为在本区域拥有重大利益的常驻大国。当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美国打算对其亚洲外交政策进行“再平衡”时,亚洲国家的态度大体上支持,不过不是每一个国家都明显表态。

不过,这些亚洲国家也意识到,美国是一个全球超级大国,在世界各地都有广泛的当务之急和紧迫的优先事项。它们的态度是务实的,如果紧张局势加剧,或更糟的是发生冲突,不能自动把美国的支持当作是理所当然的。它们准备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去捍卫自己的国家和利益。它们还希望美国明白,如果其他亚洲国家促进与中国的关系,并不一定意味着它们在与美国作对。(当然,如果这些亚洲国家加强与美国的关系,它们也同样希望得到中国的理解。)

热切的希望

美中两国作出的战略选择,将塑造新兴全球秩序的格局。大国竞争在所难免。但它们的合作能力才是对治国之道的真正考验,它将决定人类在气候变化、核扩散和传染病传播等全球问题上能否取得进展。

2019冠状病毒大流行清楚地提醒我们,各国携手合作是多么重要。疾病不受国界限制,我们迫切需要国际合作来控制这场流行病,并减少对全球经济的损害。即使美中关系大好,对冠病采取集体应对措施,都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不幸的是,冠病疫情正在加剧美中之间的对抗,使不信任感加深,比看谁更高人一等,并不停地相互指责。如果疫情成为美国总统选举中的一个主要议题(现在看来似乎在所难免),情况肯定会恶化。我们只能希望,事态的严重性能使人们集中心思,理智地对待问题。

与此同时,亚洲国家正为对抗冠病,以及克服改善人民生活,创造一个更安全、更繁荣的区域的其他诸多难题,而忙得不可开交。它们的成功,以及亚洲世纪的实现,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中两国能否战胜分歧,建立互信,为维护稳定与和平的国际秩序作出建设性的努力。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

作者:小楹,发表于2020年11月20日


移民太复杂,不知如何选择?

楹进免费帮您定制方案

预约专家 为您评估
返回头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