楹进集团楹进集团

全国咨询热线:400-8568-986
搜索表单

​全球最贵的新加坡人人有房!深圳宣布要学习了!

深圳,一个可以安置灵魂却无法安放肉体的城市!但也许,在深圳居有其所在不久的将来要实现了?

昨天“深圳将学习新加坡住房模式”上了微博热搜!现在的新加坡几乎可以说是全民有房,虽然它的生活成本排名世界前列,但居民们完全不用为买不起房而操劳一辈子。

有钱可以享受生活,没钱也有地方能落脚,这种“人人可居其屋”的模式不知道让世界上多少国家的人都在羡慕。

全球最贵的新加坡人人有房!深圳宣布要学习了!
新加坡美景

尤其是在中国,对于普通人来说,靠上班赚钱购买一套房子简直是痴人说梦。一套房子往往需要至少上下2代人共同努力才买的起,从交钱买房那一刻到完全拥有房子这整个过程,别提有多难了。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深圳跟北京、上海一样,每年有无数的年轻人怀揣着梦想去拼搏,最后却被房价打回原形。

但房子又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刚需,不得不去考虑,房价直接决定了一个人的去与留,所以房价和改革一样备受人们关注。8月28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党组书记、局长张学凡在一场发布会上提出,新加坡是深圳学习的榜样,将来深圳市60%市民住在政府提供的租赁或出售的住房中。

为此,深圳将提出一个大规模建房行动。张学凡表示,大规模建房行动包括商品房和公共住房这两大块。其中,有110万公共租赁住房的发展目标,每年公共租赁住房建设10万套。

深圳将通过五年甚至八年的补短板,力争使得住房供需矛盾得到较好地缓解,以此稳定房地产市场,让市民从“住有所居”迈向“住有宜居”。此外,深圳还有一个目标,即在“十四五”期间人均住房面积从27.8平方米提高到30平方米,提高民众的居住质量。

此消息一出,在网上立刻引发了大家的热议,网友们喜极而泣,这是终于不用再羡慕新加坡的节奏了吗?新加坡“人人有其屋”模式HDB(组屋)新加坡政府组屋(HDB)行动始于1960年,是人民行动党竞选活动中承诺给公民的“福利”,最终是由新加坡政府建屋发展局(HDB)设计建造的住宅。

HDB设施齐全,交通便利,通常以市镇为中心建造,周边配以相应的地铁,公交,学校,商场,小贩中心等各种生活配套设施。现在有大概80%左右的新加坡公民住在政府组屋里面。

购买一套新加坡组屋只要100万-250万人民币(约20-50万新币)左右,跟中国的二线城市差不多。但新加坡的人均收入高啊,据统计,申请者的平均家庭收入为31500人民币/月(6300新币)。

且整套房子的首付(10%)可以使用CPF(新加坡的公积金系统)支付,工作后存2-3年即可存够。

剩下的钱可申请贷款,每月月供大概为1500新币左右,完全可以用CPF支付,每月不需要额外使用现金付贷款,购买祖屋的居民几乎没有任何还贷的压力,平时该吃的吃,该玩的玩。

这么好的“福利”当然申请资格也需经过严格的审查。直接同政府申请购买组屋(BTO:built-to-order)必须满足以下条件:1)新加坡公民(至少一方)

2)申请者以家庭为单位(夫妻或者父母与孩子)3)家庭月收入不超过12000新币4)申请时不能拥有其他房产。(卖出现有私有房产30个月后才可申请政府组屋)5)永久公民加永久公民的组合只可以购买2手组屋申请到组屋之后,最少要居住5年后才可以转手自由买卖,低于5年只可以由建屋局收回。

通过这样严格的申请条件审查之后,新加坡政府才绝对保证了申请到的组屋只能自住,严格杜绝了炒房现象,所以房价这么多年一直维持在一个很稳定且合理的水平范围内。

而对于那些家庭月收入超过12000新(6万人民币)的“有钱人”,则可以自由购买市场上的私人住宅房产,政府完全不参与管理。深圳如何学习新加坡住房模式自改革开放以来,深圳的人口和经济呈爆发式增长,外地人口不断涌入深圳这个小地方,用地受到很大限制,于是,深圳成为中国诸多城市中,新房供应和人口增长最为尖锐的城市之一。

过去20年,深圳住房方面更多的是市场化模式,在大大促进房地产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弊病,比如,房价不断高涨、供需结构性失衡等。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这一矛盾,深圳在不断尝试解决途径。加大供应是途径之一。2019年,深圳房地产投资额达到3059亿元,是2014年1069亿元的2.86倍。2019年全年深圳房地产增加值达到2285亿元,比2014年的1324亿元增长73%。

提高住宅用地比例。张学凡在上述发布会上表示,在“十四五”期间,深圳在用地供应上会做一些调整,住宅用地占建设用地的比例从“十四五”开始提高到25%,甚至在“十四五”的前两三年提高到30%。

大力发展公共住房。用地比例提升之后,接下来就是大力发展公共住房体系,建立起覆盖全社会的稳定住房供应体系,让将来深圳市60%市民住在政府提供的租赁或出售的住房中,坚持“房住不炒”定位,使住房回归民生属性。但同时,学习“新加坡模式”并不意味着照搬,中国城市经济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宋丁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如果我们导入新加坡模式,会在很大程度上解决深圳的这个不均衡发展问题。”

但新加坡模式需要试验,要尽可能解决这个新模式带来的新问题,减少新问题带给市场的震动。

作者:小楹,发表于2020年09月07日


移民太复杂,不知如何选择?

楹进免费帮您定制方案

预约专家 为您评估
返回头部